这会是美国最后的始乱终弃吗——阿富汗战争二十年记

0 Comments

这会是美国最后的始乱终弃吗——阿富汗战争二十年记
光明日报【鸣镝】混乱而惊心动魄的“喀布尔时刻”,是20年阿富汗战争的终结。从飞离喀布尔的飞机上坠落的无名阿富汗人,以及在机场的混乱中丧生的其他无名者,已让世人唏嘘不已。是什么样的崩溃,能让局面如此失控和令人恐惧?奇葩:前后任五十步笑百步自8月15日塔利班控制喀布尔,并宣布“阿富汗的战争已经结束”以来,美国能向世界展示的就只有溃败了。正如美国总统拜登为自己辩护所言:“没有好的撤军时刻。”这不是早一个月或晚一个月就能根本扭转的局面。当然,从美国选举政治的规律来看,哪位总统都会希望不可避免的溃败最好不要发生在任期后段、大选之前。因“喀布尔时刻”备受批评的拜登24日表示,美国的目标仍是在8月31日前完成从阿富汗撤离的行动,他同时要求有关部门制定应急方案,以便必要时调整时间表。在拜登讲话之前的12小时内,约1.2万人从阿首都喀布尔撤离。自8月14日撤离行动开始以来,已有超过7万人撤出。据报道,英国和法国以及美国部分国会议员此前曾要求拜登将从阿富汗撤出的最后期限延迟到8月31日以后,以便完成撤离行动。但按双方协议行事的塔利班不答应,因为“滞留”等同于“占领”。塔利班发言人扎比乌拉·穆贾希德24日明确表示,美国必须在8月31日前从阿富汗撤出所有军队和人员,这一期限不会延长。一场绵延20年、历经四任美国总统的战争,由一个上任不到一年的“接盘侠”来背锅,好像是不太公平的。然而,美国公众只看见眼前的溃败和惨剧,联想的是另一场溃败和惨剧——“西贡时刻”,拜登的支持率因此不可避免地下跌了不少。最令拜登气愤的,应该是特朗普的冷嘲热讽。“这不是撤退,这完全就是投降。”阿富汗撤军“将被视为有史以来最重大的军事失败之一,而这原本是可以避免的”。事实上,有关撤军的协议正是特朗普与塔利班签署的。2020年2月,特朗普政府与塔利班签署了和平协议。在一些美国学者看来,这份连“塔利班承诺停火”都没能写进去的协议,根本就不是一项“和平协议”,只是一项为美国撤军遮羞的文件而已。更不用说,与塔利班谈判的过程,也就是阿富汗政府被削弱的过程。在无论对错、只分敌我的美国政治极化和驴象党争现实中,如果时空允许,真就会出现这样“以己之短攻敌之短”的奇葩现象。溃败:肇于何因 始于何时无论如何,美国在阿富汗经历的是一场溃败。只不过,溃败并不始于混乱的撤军,也不始于与塔利班的谈判,甚至不始于2003年以一瓶“散装洗衣粉”为由分兵伊拉克,而是始于2001年10月7日打响战争的那一刻。20年,美国在阿富汗投入巨大。美军最多时投入兵力10万之众,累计投入兵力80万之巨。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18日说,共有2448名美军在阿富汗战争中身亡,20722人受伤,还有更多美国军人留下了战争的心理创伤。美国布朗大学一项研究指出,20年来美国在阿富汗战争中共投入约2.26万亿美元,相当于每天花费超过3亿美元。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累计已花费约3000亿美元用于战争伤残军人的护理,未来预计还将投入约5000亿美元。然而,美国在“帝国坟场”的溃败不是因为投入不够多,而是恰恰相反——美国投入太多了。《孙子兵法》云:“夫兵久而国利者,未之有也。”不少美国人也明白这个道理。比如,美国外交学会会长理查德·哈斯就认为,美国对阿富汗的干预是过度延伸的一个典型案例。美国把一场“有限的必要战争”演变为一场“代价高昂的战争”。美国哈得孙研究所的亚太安全专家帕特里克·克罗宁则指出,这次惨败就败在“我们过高估计了从外部可以做到的事情”,“如果没有当地民众足够的政治意愿和支持,那么远距离投放力量不可能在当地建立秩序”。“塔利班在阿富汗版本的人民战争中展示了最强大的防御力量如何存在于民众之中”。“过度延伸”,其实就是手伸得太长。美国的“过度延伸”不止于阿富汗,甚至也不止于军事行动。资深政治学者弗朗西斯·福山指出,处于冷战后霸权巅峰的美国,其“最狂妄的时刻”是2003年入侵伊拉克,当时它不仅想要改造阿富汗(两年前入侵)和伊拉克,而且还想改造整个中东地区。在“阿拉伯之春”中,也是美国一马当先通过政治外交、非政府组织、社交媒体等渠道煽风点火,最后引爆的难民潮至今还在由欧洲盟友消化。反思:别搞错了方向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说:“结束战争的最快方式就是输掉战争。”短短数日,美国乃至全体北约成员国对阿富汗战争的反思已经汗牛充栋,其间警句频出。不过,多数反思类似于跨国企业的成本收益分析,很难确保美国和北约国家从这种片面反思中吸取足够的教训。在关注2448名阵亡美军的时候,有多少美国媒体还在关注阿富汗人的损失和苦难?在美国持续20年的军事行动中,阿富汗累计有3万多名平民被美军杀死或因美军带来的战乱而死亡,另有6万多名平民受伤,约1100万人沦为难民。据“对武装暴力采取行动”组织统计,2016年至2020年间,约1600名阿富汗儿童在北约联军主导的空袭中死伤。长年战乱导致阿富汗经济凋敝,约72%的民众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失业率高达38%。如何避免以“自由”“民主”“人权”的幌子四处制造人道主义灾难,才是美国应该反思的主要方向。更有甚者,已有不少人在为美国集中力量开展大国竞争摩拳擦掌。克罗宁在新加坡《海峡时报》网站撰文时还指出:华盛顿的目标是卸掉美国在打不赢的阿富汗战争中的责任,使自己腾出手来与中国展开大国竞争。“事实上,在阿富汗陷落后,中国将不得不转移更多重要的资源来保卫其西部侧翼的安全。”这种一厢情愿的期待已经与理性反思无关。如果照着大国竞争的思路来“纠错”,美国注定是错上加错。曾经,在一些“公知”看来,美国的政治体制有着无与伦比的“纠错能力”。然而,从越南战争到阿富汗战争,美国只是一次次重复着帝国主义、干涉主义的错误和失败。1989年,福山在东欧剧变、冷战结束前夕抛出“历史的终结”,结果大错特错;32年后,针对“喀布尔时刻”,福山说“美国时代的终结提早到来了”,这回是对还是错呢?其实不论对错,福山的论述过程有些道理。他说,导致美国虚弱和衰落的长期因素更多来自国内而非国外。美国仍会在未来数年保持其大国地位,但它到底具有多大的影响力则取决于其解决内部问题的能力,而不是它所执行的外交政策。美国是时候停止四处专横跋扈、耀武扬威了!